抵达柏林的那些事儿。。

第一次来柏林,事前绝对没想到这开头会这么的跌宕起伏。

到北京后,要自己取出行李然后从3号航站楼转到2号航站楼,再次通过安检登机。折腾啊,搞这么大个机场干嘛哦。在机场免税店帮朋友带了两条中华,只不过当时没想到它会带来一份损失。在候机厅等候的时候,广播中响起我的名字,忐忑不安的赶到登机口,原来是好事,经济舱超卖了,所以给几个购买经济舱折扣比较高的同志提供了免费升级到公务舱的优惠。这可是我第一次乘坐公务舱啊,幸运的。当时就有个小小的邪念,挺希望以后都买折扣比较高的经济舱然后还要每次都碰上它超卖~

公务舱和经济舱的差别真的是很大,位置宽敞很多,腿部空间相当宽裕,座位的舒适程度也更好。而且还可以调节座椅的形状:可以是完全直立的座位型;也可以是后背倾斜,腿部略抬起,类似窝在沙发里的休闲型;还可以完全放平,成为睡觉用的床。乘务员会拿来一床小被子,满暖和的。座椅的颜色、靠枕之类的图案可能和航空公司有关,反正这次海南航空的座椅都是大红色,中国风,挺喜气的。两个座位的中间,还有一个隔断,平时是收着的,睡觉时可以拉起来,这样两个人不容易互相干扰。座椅中间还有电源插座、网络接口(不过空姐说没法上网)以及那个长条条的照明灯或者叫读书灯吧。耳塞也是质量更好的,耳罩式的,不晓得海南航空的经济舱耳塞怎样,反正以前坐芬航的经济舱,耳塞没有这个公务舱的好。公务舱的卫生间里还有提供洗手液和护手霜,洗手台的清洁程度保持得也要比经济舱好,估摸着是因为相对经济舱,服务人员有更多时间去检查和整理卫生间吧。

吃饭的时候,不是小推车推过来,然后自己选一份。而是空姐过来亲自问你要喝什么,要吃哪种餐,刚上机的那顿,空姐是蹲着问我的,不晓得是他们的服务标准还是她觉得蹲着舒服,总之让我这个没坐过公务舱的土人内心小小的尊贵了一把。只不过送上来的餐食倒是和经济舱没啥区别,只是加饮料啥的更快速些,按服务铃的话来人的速度更快。除了正餐之外的时间里,也有吧台可以获取一些零食或者饮料,只是相比以前在芬航的经验,感觉种类偏少。有杏仁、花生、苹果片、极小袋装牛肉干,有桔子和苹果,有几种果汁,有几听饮料,还有几包方便面,但似乎供应量很小,有点拿完为止的感觉,不如以往芬航的时候没感觉吧台缺过吃的。。

100_3362100_3364 100_3367 

在飞机上拍照的时候,发现一件好玩的事。飞机的引擎似乎是劳斯莱斯的。。

100_3383

某一刻,窗外的云给我一种错觉,仿佛看到了云中之城。照片中,中间部分,远处那土黄色的云彩就像是古老的城市一样,有着城墙,房屋,仿似搭建在云层之上的城市,远远望去,连绵不绝。只是我想,这不会是真的。呵呵~

100_3390 100_3391 100_3393

飞机到柏林上空时拍的照片,感觉城市的风格和我已经比较熟悉的赫尔辛基差别很大。而且感觉他们的房屋很喜欢用黄色和亮土色(原谅我可怜的色彩知识),而且都是尖顶,房屋的样子也差不多,还很喜欢把房子造成一个圈圈,不晓得是不是和北京的四合院有异曲同工之妙。。

100_3401 100_3403 100_3405

下飞机后,这个入境海关和行李带的区域真是小啊。。和咱国内那恢弘的气派,绝对不是一个档次上的。不过我倒是非常奇怪一件事情,这里的海关工作人员都是配有手枪挂在腰间的,出口处检查行李的家伙也是配有手枪的,外面晃荡的某个警察甚至是挎着冲锋枪的(题外话,看到这哥们时他在和几个中国人说话,中国人估计是接自己孩子飞机的,开的是一辆B NL88888牌照的奔驰旅行车,非富即贵啊)。。第三张照片上时说从欧盟外携带肉制品或者其他日常用品入境的需要申明以及接受检查,不符合规定的要销毁,严重的甚至有可能被扔进监狱。

当时还没太理解这个“daily product”是什么意思,不过不要紧,马上经过后面那个exit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而且是很不愉快地知道的。。一个胖胖的老头子很粗鲁的告诉我要打开箱子检查,然后还要检查我购买的香烟,接着告诉我每个人只能携带一条,另外的一条不能携带入境,要么就是现场付38欧元的税然后可以拿走,要么就是留在这里让他们销毁。我说我需要打电话和朋友商量,因为是给别人带的,他等了不到一分钟就开始暴躁起来,拍桌子问我“你到底要怎么处理?现在!现在就要处理!”,我想想算了,先付钱拿走再说,掏出信用卡。这家伙一皱眉头,说我们这里没法刷卡,我就说我没有足够现金,我得到的回复是,他头一甩,“没问题,我们来处理。”然后掏出本子,填写信息,接着把香烟往后一扔,“destroy it”,我这个火啊,哎。。(不过呢,可能真是自己失误,之前没去了解下欧盟携带物品入境的限制,但遭受这样的待遇还是很不爽的。当时都在怀疑是不是德国经济下滑,他们就找机会把火发在我们这些非欧盟的人身上,NNDX!)

100_3411 100_3414 100_3415

打车到酒店,Seminaris Campus Hotel Berlin

100_3433 100_3434

酒店里的设施也让我挺不能理解的,105欧每晚的价格,没有拖鞋,没有熨斗(准备熨衬衣的打算也落空了),没有牙膏牙刷刷子等,没有免费的瓶装水或者饮水机或者电水壶,只有minibar。。。没有拖鞋可以理解,赫尔辛基的Holiday Inn也是要自己问前台去拿的;没有牙膏牙刷之类的也过得去,Holiday Inn也是这样(国外就住过它家酒店还有另外一个Palace Kamp也一样的);没有熨斗,很是搞笑;没有饮用水就更是无法理喻了!在赫尔辛基这根本不是问题,自来水喝喝也行的,这里的自来水,哎,和上海机场华美达的自来水一个味道。。打电话到前台,居然告诉我健身房和桑拿也是收费的。。天啦。。在芬兰的时候,住的酒店就没这么贵,服务可好多了,而且这房间可真当是小啊。。

100_3416 100_3417

100_3424 100_3420

100_3422 100_3423

后面几天的会议(Agile Testing Days)就在这个酒店的会议中心开,最后一张照片是这个会议中心的大厅。这会议可是有不少名人参加呀,Mary以及Tom Poppendieck自然不必说,新出版的《Agile Testing》的作者Lisa Crispin,Robot Framework的首席开发者Pekka Klarck,多本测试相关书籍的作者Tom Gilb,以及Elisabeth Hendrickson(她的公司Quality Tree提供Agile Testing相关培训和咨询服务,我参加过,挺不错的)。

100_3429 100_3432 100_3431

About Kaveri, Yi XU

Agile Coach & Consutlant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增长见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7 条 抵达柏林的那些事儿。。 的回复

  1. 冠黎说道:

    多收集信息回来加工,我还等着跟你交流你的收获呢。免费给我们上课,你答应过我的,哈!先谢了

  2. fen说道:

    毅哥你肯定是粗糙了,所以人家对你也粗糙,哈哈

  3. 说道:

    很喜欢柏林。还来邻国吗?

  4. Yi说道:

    冠黎:没问题啊,呵呵。11、12月份我可能会到上海去讲robot framework,不过才刚刚开始商讨。gefen:哎,我哪里粗糙了,我很有礼貌的。。是他要么脾气太臭,要么就是德国人民那一丝不苟的性格搞得我灰头土脸。。一路芬芳:这次恐怕没机会的,因为就是过来参加会议,完了就回去了,最多柏林市区晃荡一下。不过这里貌似很多东西都要求现金,郁闷的。

  5. 说道:

    你都可以出书了。。。。。。

  6. Yi说道:

    为啥我可以出书了啊。。

  7. shangshun说道:

    很滋润的小伙子,工作风生水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