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读:施瑞修.蒙牛.Twitter.万科王石

《GE博客:自我控制》from《环球企业家》仇勇 付瑞娟

施耐德电气(Schneider Electric)亚太区总裁,施瑞修(Russell Stocker):

  • 你得到的最佳建议?少说多听。通过聆听来学习,而只表达自己的想法相对来说并不太利于你的进步。这是我做工程师时的一位导师告诉我的。夸夸其谈以显示自己的能力并不可取。
  • 你希望每一位新加入员工首先知道的事情是什么?踏实工作,在取得成绩之前不要太多考虑职业升迁。当你做出成绩时,职业发展自然就水到渠成了。另外一点就是,专注于自己负责的事情,不要担心那些自己能力或管理范围以外的事情,要把才能用在你能影响或改变的地方。
  • 你的座右铭?上帝助自助之人(God helps those who help themselves)。

《今日头条:蒙牛教训》from《环球企业家》岳淼

  • “要想得到好声誉,需要二十年,而要毁掉它,五分钟已足够,如果明白了这一点,你做起来就会不同了。”
  • 声称自主研发、来自天然奶牛牧场、为蒙牛带来高额利润的特仑苏产品,事实上却是向普通牛奶添加从新西兰进口的OMP物质而成,而这种被蒙牛命名为OMP的物质,则在方舟子等人公示的证据中显示其就是IGF-1。
  • 从某种程度上说,蒙牛正是其在过去10年中赖以迅速崛起的商业模式的牺牲品。庞大的市场催生了其无所顾忌的侵略式竞争风格,并藉此击败了像三鹿集团这样的对手,迫使后者不得不采取同样手段,在忽视质量安全的泥淖中越滑越深。一切就像歌德在《浮士德》中所写的那样:“你觉得是你在推,但是被推的却正是你自己。
  • “蒙牛先抢市场、后建基地的模式直接破坏了中国乳业健康发展的基础,”
  • 蒙牛创立后,以提高收购价的方式来直接抢夺奶源,一些“奶贩子”应运而生:向奶农收购牛奶后再转卖给企业。此举直接导致伊利原来的奶源模式破产,到2006年时,伊利不得不把所属奶站全部卖掉。结果则是,乳品企业就此失去对奶源环节的质量控制。
  • 这位朴素农民的愤怒之情或许可以用英国现代诗人菲利普-拉金(Philip larkin)的诗句概括—“在我看来,培养和维护名人的手段过于物质化,因而不值得称颂。
  • 历史就像一座建造不好的音乐厅,里面总有一些听不清音乐的死角。“我怀念过去的牛奶味。”魏荣禄对《环球企业家》说。这位中国乳业的元老,曾任中国奶业协会繁殖专业委员会主任,荣获过农业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和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 “和1970年代的牛乳收购标准比起来,1987年版的标准是一种事实上的倒退。”
  • 与中国相比,美国仅仅一部涉及牛奶加工处理的《优质热杀菌奶条例2003版》的文件,其严密程度就令人叹为观止——每一个生奶生产人、奶品分销商、生奶的运输者/采样者、每辆奶槽车、奶品运输公司以及所有的奶品加工厂、收奶站、奶槽车清洗站和转运站的操作人员,都须持有有效的许可证。
  • 有关牛奶提取物与添加剂禁令的删除则打开了一个潘多拉之盒。“一方面对牛奶最基本的原始构成不加约束,一方面又以增加食品添加剂的具体指标来替代,这是犯了低级错误。”顾说。
  • 中国乳业市场一直存在着中国奶业协会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两个利益代言者。前者代表势单力薄的奶牛养殖业;后者代表财大气粗的乳品加工业。“奶产品的标准、市场流通和消费等产生争议的背后,体现的是利益的博弈。”广东奶业协会秘书长林树斌对《环球企业家》说。…三年前,林树斌曾参与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的一次会议,林和魏荣禄等人在会上特别强调要恢复牛奶标准的本来面目,不允许添加诸如香精、增稠剂、稳定剂等成分,但讨论过程却一次又一次被蒙牛等厂商和乳协代表打断。“他们说,这个不用讨论了,按照国家标准来做就行了。”林回忆说,“会议上充斥着人身攻击,根本无法进行。”
简单的从整个事件发展过程来看,在我而言,是相当典型的扭曲的企业驱动力导致企业发展方向及道德感的丧失,正是由于与资本方的“对赌协议”给蒙牛管理层带来极大的资金压力,必须在限期内达到收入或增长率的目标,否则蒙牛将损失巨大。如同我们在软件开发领域所讲的铁三角一般,当蒙牛选择了这条道路,时间期限已定,内容或目标已定,资源大致已定(整体中国市场的奶源或市场),那么唯一可以牺牲的就是质量。正如许多软件开发项目中所看到的,为了按时完成目标满足资本方的要求,蒙牛唯有避开具有长期眼光、可持续发展的发展方式,而强调急功近利快速见效的发展方式。

自建牧场能够保证奶源的供应及质量,但投资周期长,以及有经营风险,且占用大笔流动资金。于是高价收购以及掠夺现有奶源,成为快速见效的妙方,而这也催生出奶贩子这一职业,这些人所提供的便利又导致蒙牛越走越远。

由于这样的方式搜集奶源,在奶源质量及搜集等方面有许多安全隐患,为了消除这样的隐患,导致蒙牛开始寻找方法,于是“闪蒸技术”应运而生,并带来对添加剂的大量需求。而一旦其商业模式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之上,必然导致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寻求从法律的层面确保其生存安全,让其“闪蒸技术”以及添加剂方式生产的牛奶符合国家质量要求等。。

其实,这一切只有一个起因,那就是 — 钱(对赌协议)。当一个企业的目标定义为迅速提高销售额或是市场占有率时,其形态的扭曲也就指日可待。一家伟大的企业必然兼具长远战略眼光与脚踏实地风格,且怀抱伟大理想,以造福人类为宗旨。

《今日头条:跨界之战》from《环球企业家》朱旭冬

  • 《搜索》(The Search)作者约翰·巴特利(John Battelle)预言:搜索领域就快要进行一场重要的革命了,搜索将从静态转为动态。更为具体地说,也就是从目前谷歌的网页搜索进化为Twitter的实时搜索。
  • Twitter则不一样。除了它那个著名的口号“你正在干什么?”(what are you doing?)之外…还给与了其搜索主页另外一句格言:“看看现在正在发生什么事?”(See what’s happening — right now.)
  • Twitter相比Facebook具有两大优势,一是开放,二是实时信息。

《今日头条:王石:颠覆与新生》from《环球企业家》商思林 岳淼

  • 在争议中前行,在僵持中降价,他带领中国最大的开发商成功逃离2008地产困局:万科2008年主营业收入为409.9亿元,同比增长15.4%,实现净利润40.3亿元,同比下降16.7%
  • 自1988年创立万科以来,王石经历了1993年、1998年两次地产危机,而现存的主要地产品牌有少数只经历过一次,大部分都是牛市中成长,用牛市来思考问题的。
  • “我不是一个被动的乘客,一定是驾驭者。”王石说。
  • 2008年9月,退房不得的业主砸毁了万科在杭州的售楼处。万科旋即高调举行新闻发布会,万科总经理郁亮表示:“对于法律合同规则不支持的事情,万科不会做。对目前客户遭受的损失我们充分体谅,但是我们不会做出违背这个行业健康发展的事情,我们也不会没有原则地给出任何补偿方案、退房方案。
  • “你可以享受上涨的喜悦,就得承担下跌的痛苦。”王石说。
  • 近两年,无神论者王石甚至开始关注宗教,在他看来,基督教形成的各种价值观和方法论,使得西方的企业家在取得商业上的成功时,本身就会赢得社会的认可。
  • 王石的目标,就是万科能够去除“能人政治”。…从万科内部分工来看,一环接一环,讲求规范而不是投机。
  • 王石希望,一个拥有现代管理制度的万科能够延续他的梦想。

About Kaveri, Yi XU

Agile Coach & Consutlant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