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一篇他人的东京印象

日本是个让多数中国人情感复杂的国家,我也如此,本质上来说,我不抵制任何国家或是商品或是什么的,但是我不喜欢或者说讨厌日本国民的大多数死不承认侵略中国的事实和他们造成的一系列惨案,所以,我不买日货。不过这不妨碍我一直都想真正了解这个国家,毕竟,究竟为什么会让他们这样死不承认呢?
 
在手机报上看到这么篇他人写的东京印象吧,有他所见,也有他的所思,至少对我这个没有亲临其境的人来说,还是很有些启发的。
 
《GE博客:迷失东京》
《环球企业家》编辑 仇勇
 
东京来了。
 
飞机穿越亚洲的阴霾云层扑向大地时,城市如星际战舰一样逐渐浮露出其庞大的身形。全日空的飞行员技术老到,起飞时相当顺畅,完全感觉不到波段,我顿时相信即使我妈妈坐这样的航班,应该也不会眩晕。顺便说一句,国内的山航的飞行员是最吓人的,就像山东人的口音一样顿挫感极强。
 
这是人人彬彬有礼但其实是装在套子里的城市。那些地名让人感觉美好:浅草、秋叶原……让我想起它与华夏文明在古老时代的相遇,而同时,它又摇身一变为最具西方时尚情趣的东方之都。这内里的撕裂和融合,似乎比任何一个亚洲城市都来得剧烈,相比之下,上海,一直追踪其裙角的上海,则显得过气而力不足。
 
随处可见细腿MM,那些日本女人具有文弱与挺拔浑然兼具的特点,脸部线条瘦削,胸部小而坚实,白天的制服与紧绷与A片里的变态和疯狂的景象在我眼前重叠。真是不可思议。
 
随处还可见白发苍苍的老人,在机场,在货币两替店,在酒店,在一闪而过的旅行车窗外。他们没有踽踽寂行之态,依旧刚毅而脊背倔强,令人起敬。这个民族内里的坚韧和活力,就像这些老人。在政治上的死硬与不可一世,在商业上的追求极致精细与尖端,也似与这种风骨有关。
 
与此相反,中国人总是以苦来威胁别人,而不是强盛。就像民国时街头小瘪三,以自己拿起砖头拍向脑门的血,来吓退来者。

但无论如何,这些日本人是让人不喜的。唤起我的,只是更暴烈的斗志和战胜的欲望。

 

这个国家,和这个城市带给我的震撼,是我始料未及的。
 
尽管我并不是一个狂热的仇日分子,但对这个岛国也有一些排斥的情绪。但还是那句话: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真实的接触和体会,使我重新认识这个国家。
 
正如导游所说,这是一个成熟的资本主义社会。贫富差距不大,经历了10年低迷期的日本人,对经济低潮已处之泰然。一切与中国形成鲜明的反差:我们的建筑都是恢宏的玻璃幕墙,展示雄心和成就;东京的建筑几乎都是灰白色的岩石外观,沉稳而内敛;中国的富人希望尽可能彰显地位和个性,汽车都是五彩缤纷的;东京街头的汽车却都是黑白银灰色系的(我只见到一辆红色的马自达跑车),极少见到时髦的酷跑车,在着装上,也几乎难以见到除了黑白灰以外的其它鲜艳顔色的衣服。
 
再说几件印象深刻的小事。
 
干净。9日下午到晚上有雨,我们逛新宿,从湿淋淋的街道上走进一家家店铺时,我发现我走过的店内地面上居然没有脏脏的鞋印,只有一些带进来的水渍而已。在东京的无论什么地方,地面都干净异常,不仅没有烟头、纸屑之类,连灰尘都少见。
 
安静。一座2000万人口的全球第一大都市,密如织网的轨道交通、车辆、人流,当我坐在酒店的早餐厅里时,窗外的东京就像是默片时代的电影一样,那些衣着正式的上班族男女沉默地走着,没有人喧嚷,没有人讲电话。这种安静让我震撼。
 
秩序。自觉的排队意识。印象最深刻的是在迪士尼乐园里巨大的圣诞树前,当有一对情侣在拍照留影时,后面的人自动地开始排队,而且等在后面的人为前面的情侣拍照。非常有秩序,也非常安静。
 
职业感。我发现很少日本人穿牛仔裤,大部分都是西装领带和大衣,那些白发的老人也是西装笔挺。最让我感慨的是,见到街边一些正在施工或装修的地方,或者装卸货物的工人,都是穿着干净整洁的制服。
 
这一切,都与我们这个刚刚蓬勃的中国,急于炫耀并充满不安的中国形成巨大反差。
 
更大的震撼在11号,我们此次东京之行的主要目的:参观一场连续举办了10届的环保展。那些耳熟能详的世界级日本品牌,在展示它们在环保、节能和减排方面的技术和努力,主要面向中小学生和公司职员。这不是一场为生意目的的促销经贸的展览,而更像是一堂为传播环保理念而举行的环保课。大部分公司的展台都有一些演示和讲解的小讲座,小学生们拿着问卷在仔细地观看和阅读那些环保技术和产品的介绍。当我看到即使只有一位参观者,那位年纪在50岁以上的老人也在认真的热情地讲解时,说实话,那一瞬间我被感动了,甚至鼻头有些酸楚。我能感受到这个国家、这些企业和这个国家的国民在怎样认真地对待环保,是如何重视教育。
 
想想看,在中国,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展览。我在那一瞬间就发誓,希望在2009年,借助我们的绿公司特辑和评选,在中国组织和举办这样一场绿色环保展览。我甚至在想,我的“第二人生”,是不是就投身到这样的环保事业中。
 
中国可以向日本学习什么?(麦肯锡季刊在最近刚刚有一篇文章论述)。日本,在1950-1960年代,同样处于糟糕的工业污染时代,但现在,处处可见清澈的河流,天天都是透明干净的空气,洗濯用的水龙头里流出来的,都是可直接引用的水。
 
是的,在中国推行环保还有巨大的困难,差别在于,社会基础和循环体系。这不仅是公司要研发环保技术,制造节能产品,以及加强生产管理和回收等。更重要的是,这一产品的绿色循环生命周期,能够在整个社会体系中运转。严谨的垃圾分类和回收,这是中国目前难以做到的。日本有严格的规定,比如周一只能扔瓶子,周二只能丢弃纸张这类垃圾。而在东京湾东边的新工业区,是东京惟一一个可以每天随便扔垃圾的地区,为什么?因为这里已建成高效的垃圾分捡和输送系统,只要你把垃圾投入到分类的垃圾箱里,它就被快速收纳和输送到垃圾处理中心。
 
强烈的他律,形成了每一位日本人严格的自律。比如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如果你的手机响起,如果你大声地讲电话,都是为人所鄙视的。在高中和大学时代,是日本年轻人个性最张扬的时期,但毕业后进入工作后,人人都会被这种保守的稳定的社会体系和风气教化所同化,这也使得一个稳定的中产阶层得以保持和延续。
 
这一切,都让我想起我们身处的这个现代中国的张狂、暴烈、肆无忌惮和自私而分裂的社会体系,并深深羞愧和自责。

About Kaveri, Yi XU

Agile Coach & Consutlant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增长见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