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赴赫尔辛基小记

生平第二次出国,也是这个10月里第二次出差,还是去赫尔辛基,其实是属于大赫尔辛基区的Espoo,离赫尔辛基市中心很近,周四周五开会的Hanasaari小岛就在两个区的分界线中间,更偏近Espoo一点点。
 
前面也说过这次是一个人过去,还好一切顺利,凭着刚去过的经验,还有一点点的胆子,还好都能搞定。一些和工作相关的内容和图片都不能发表在公网上,所以这里只能写下自己个人的经历。
 
先联系了Kati,确认周一上班的安排,还咨询下使用网络的问题,得到的回复是“intenet usage with caution & for work purposes ok…”,顿时觉得,说话真是牛,不愧是老大级别。周一倒是挺好,就在离酒店相当近的Sateri办公室,走路10来分钟,不过第一次去不知道路,也不知道门在那里,看到大楼上有个NSN的标志,就冲过去,然后发现右手边过去好像是车库,就选择左手边走,结果居然是背面,而且都是围起来的,害得我从头到尾绕了彻头彻尾的一个大圈子,才找到正门,结果还时间太早,人家前台上班时间都还没到。。进楼后,最直接的感觉,就是好多的杂志和报纸,好宽敞的办公室,而且都还是那种一个人一个cube块的工作空间,而且边上的会议室布置也很好。不过觉得有点奇怪的是,好些座位上用的还是CRT显示器,貌似用笔记本的还不是很多。
 
第二天是培训,一个大胡子的壮汉讲Agile Estimating And Planning,后来听Kati说这也是他第一次讲这个课,难怪我觉得他有点点演讲经验不足,不过感受到他的知识经验啥的应该还是很丰富的。来的人不多,主要是几个德国的,还有美国的,还有就是芬兰的,然后就是我,总共好像也就10个人出头,真的是小班授课。而且这堂课还有远程的学院,通过voiceconference听和发问,反正我真的相当怀疑这样的效果,要是我要远程听课,我肯定就取消不去了。。呃,这个会议室里真的是设施完备,在一个角落里啥文具都有,便签、各种笔、纸张、index card,连幻灯片机器都有。。
 
晚上Juha请我吃饭,不错不错,哈哈~这家伙也来中国习俗,做东的请客,我们约好去芬兰的话他请我,来中国的话我请她,嘿嘿~
 
第三天就是Rachel Davies讲Agile User Stories,这堂课还是蛮有收获的,就是其中的一个练习。这个练习是要几个人组成一个team,有个人来扮演PO,拿出我们真实的开发中的product backlog item,使用课堂传授的方法来分解成user story,利用as <role> I want <funtionality> so that <benefit>的格式。我自告奋勇来扮演PO,一部分因为我手头有自己area开发用到的backlog,另一方面也是希望扮演不同于自己工作中的角色来体会下不同角度的思考。我的尝试没有白付出心血,选择的是一个Thunder在某个sprint遇到的棘手item,我们总共做了4个sprint才彻底解决掉的item。结果一拿出来,大家就不干了,越分析越怀疑这样的一个item怎么可能是一个user角度出发的requirement呢?在和team的一问一答和互相启发中,我们最终发现,根本原因是,因为对应的backlog item太大,所以将其分割成为若干个的iteration item,这是公司内部的一些做法哈,而分割的过程,所依据的是task的划分形势,却没有在每一个细分的iteration item上体现user value。
 
经过最后的研讨,我们认为,追述到最后,用户的需求应该是“希望能够享受高速的上网服务”,于是运营商的需求就是“希望提供基于包交换的数据服务,以便支持用户需求从而获取收益”,而我们设备商看到的user story就可以是“提供基于包交换在ATM链路上创建传输通路的功能,希望能够帮助运营商使用现有ATM网络,快速实现支持用户需求”,“。。。在internet网络上。。”,“。。。在ATM链路上删除传输通路。。。”等等,而这样的划分才更符合user story的标准。
 
第二和第三天都是在Takomo,这地方上次去过,轻车熟路,不担心。最后两天转移到了一个叫Hanasaari的地方,这地方非常靠近赫尔辛基和Espoo的分界线附近,感觉像是由陆地向湖泊探出的一个小岛,附近的风光确实是不错,相册里第一张就是拍的那里的风景,我都直接拿来做桌面的。会议的内容不方便写,不过会议之外发生的一些趣事倒是值得一提。
 
由于这地方没去过,很陌生,怕走丢,所以之前一直很关心这地方怎去,也咨询过assistant,她给我找到的是一个换乘路线,在Leppavaara坐550路到Konemies下车,然后换乘103路到Hanasaari下车,还打了张换乘点的地图给我,以免车站不在同一个点要走路的话不至于迷失方向,然后又说有很多司机可能只懂芬兰语,不会说英语,最好写出来给人家看,就把路程中会经过的站点打了个小纸条给我。然后第四天临出发前,我还找酒店前台咨询,确认550路的公交站怎么找到(酒店就在Leppavaara附近),然后是否乘坐550然后换乘103可以达到Hanasaari,前台接待我的是个trainee,挺认真的查了半天,告诉我是的,还写了个纸条提醒我要乘坐开往“Westendinasema”的,不要坐错方向。接着我收好纸条向目的地进发,先是去找公车站,爬上一个台阶,然后那里看到有550的站牌,但感觉好像不是开往这个方向的,随便找个路人问了下,要到对面去坐,然后要下台阶,往前走,上另外一个台阶去坐。到对面等到550路,很兴奋地上车,show给他看小纸条,然后请他到站的时候叫我一声,结果他叽里呱啦说堆芬兰话,我也听不懂他是什么意思,想想么算自己倒霉,就坐着数站台吧,就放弃询问,到第一排坐定了。没想到司机找到第一排另一边的一位女士,又是叽里呱啦一堆,然后女士转过来告诉我“司机说,你坐错方向了,你要下车到对面去坐另一个方向的”,我囧。。
 
于是赶紧下一站下车,反方向去坐,还好知道的早,不然时间上就亏大了(他们的票是80分钟内换乘免费,所以主要是时间的开销)(至于票价,我发现个规律,好像只要是在两个区之间开的,比如你从Espoo范围内的站去Helsinki的站,都是3.8欧,但如果你只在区间内,比如Espoo的站到Espoo的站,就是2.2欧元,所以这个角度来说,我还亏了1.6欧元。。)。换好车,这次还好,老头子司机会英文,于是礼貌地请求他到Konemies站点时告诉我一声。我自己也拿着主力3给的小纸条那里数站点,不过让我觉得有点奇怪的是为啥有时候有些站点貌似被跳过去了,没有停,而有时候好像车子内会有滴的一声响,然后前面的液晶屏上会显示STOP字样。当然后来是弄明白了的,如果车站没人等,车上也没人按STOP按钮,那么司机就不会停车,STOP按钮全车都是,起码有30多个,一点都不用担心按不到错过站。不过对我来说,麻烦的是,我就很难知道车子即将到达什么站点。。幸好的是,我前面一站有人下车,我就知道了下一站我应该下车了,而司机也还记得我跟他提起过Hanasaari,所以下车是很顺利的,冲着司机的微笑,我还回了个Kiitos~
 
下车就是等103路,这个站貌似有点荒凉,都没啥人的,挡风的玻璃一点都挡不住风,塑料板凳更是冰人。。看着好些车开过,我都挺紧张这里到底有没有103路,还好看到一辆103从对面开过,心中稍微心安些。等待片刻,一辆103呼啸而来,我摇手表示要上车,没让我想到的是,司机居然也很开心地冲我挥挥手,然后,呼啸而过。。我当时就吓到的,咦,难道这车不停,我靠,那我怎么过去会场,一时间情绪变得相当的不稳定,都在考虑要是不行得打电话问Kati,或者干脆打车,但是芬兰这里打车貌似又不是挥手就停的。。总之胡思乱想一大堆,都慌神了。等待了好一会,总算又来了一辆,由于担心司机又没看到我挥手错过变道,车子还在转弯,我就冲出候车亭冲它疯狂挥手。司机停车,我上,居然是空车一辆。我又掏出小纸条,向司机表明我要去Hanasaari,希望他到站了提醒我。他倒是会说英语,不过说了句“I’m not clear, this is my first time driving this bus”,我当场眩晕,汗,那我怎么知道自己啥时候到了。。
 
不知道该说自己真的运气好,还是啥的,后面的站几乎都有人上车下车,所以基本上是每站都停,我刚好就照着小纸条上的站点一个个数下去,加上问边上的男人确认过,在正确的站点下车了。当天的经历可真的是让我大大的捏了一把汗。开会没啥好说的,晚上倒是一堆人伙在一起去一家墨西哥餐厅吃饭了,坐我身边的女士是Kirsi,据她所言,她是杭州site第一波在这里的芬兰人,和Trophy、Paolo、Andy都共事过,还是他们的导师,太强悍了。。而且据说她对IPA采用敏捷开发模式,还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了Tero做出决定的。
 
最后一天我们使用了open space,发生了好些有趣的讨论,而且在这些讨论中,真的是让我学到了好多东西,体会到许多不同的视角去看待问题。去之前,有个叫Peter的同事还回信说非常期待见到我,这次算是得偿所愿,他是德国人,在慕尼黑,挺有意思的一个家伙,有些较真,然后,我影响最深的是,他的鼻子好挺,而且,真的是歪的。。歪歪的大鼻子。。由于是周五,很多的同事都提前离开了,结束的时候Kati也说她很累,准备打车回去,没有更多的事情要交代,我就乖乖地自己出去坐公车回旅馆了。出去之后,听助理说有可以直达Sateri的车,就很想去搭,一来省得转车,风雨交加的,一点也不想多走路,二来直接去办公室,还能上上网啥的,方便。在车站,由于也不清楚是否106路真的就是直接到Sateri,看到边上有位年轻姑娘就上前问路,没想到居然是位中国MM,还挺美的,可惜了。。后来还是找一个芬兰大哥问清楚了106就是开往Leppavaara的,而且终点站比550路那里还要更靠近酒店,不知道为啥之前网上找到的都要我去550换103路的方式走呢。。。
 
星期六下午的飞机回上海,由于退房后时间还早就去附近逛逛,拍了好些照片,有兴趣的可以去相册里看看。当时挺想拍些万圣节的照片的,结果酒店前台跟我说,万圣节对他们没太多意义,大多就是在家里和亲人玩玩就没啥了,没啥盛大的派对之类的,最多是酒吧里人多点,他们觉得这更多的是美国人过的一个节日。。不过,为啥这个节日天里,商场就不营业了呢。。害得俺中午只能吃预先准备好的泡面和汉堡。。
 
回程不错,碰上芬航85周年纪念日,每人发一个纪念蛋糕,小是小,味道真当好,后来去迷你吧拿吃的,还厚脸皮又要来一块吃呢。飞回来比过去快,8个多小时就到上海,然后坐上许师傅的车直奔杭州,中午12点多,终于到家,放下行李长舒口气。由于实在太累,中午和小雪他们吃好饭,回来就直接躺床上休息,结果一觉睡到12点,本想之后稍微整理下,没想到起来玩会电脑就睡不着了,弄到后来估计5点多才睡下去吧。
 
总之,第二次出差,条件艰苦许多,不过遇见好多有意思的人,有很多很有意思的讨论,收获颇丰~

About Kaveri, Yi XU

Agile Coach & Consutlant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gile&Scrum&Testing&TA.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条 二赴赫尔辛基小记 的回复

  1. ly说道:

    不是这个节日不营业,而是周日都不营业。。。

  2. Yi说道:

    没有啊,我问过商场里的人,她们说周末平时都是营业的,只是时间要比workdays短,这种节日可能特殊些,全天都不开放,不过附近有一栋比较小的楼开放,有电影院、咖啡吧之类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