硕士?干嘛的?

突然想到这个话题,觉得值得写写。

一直以来我都还是有些自卑感的,感觉自己毕业于一个并不是很有名的大学,即使是它最好的几个专业之一。觉得自己只是本科的学历,毕业时的成绩也算不上优秀。觉得自己从初中起就没好好学习过,大学就更是在电脑和足球中度过,虽然也觉得毕业后自己还是蛮努力地在提高,却也总将现在的一切都更多的归功于运气,一份在初中开始踢球玩游戏却依然能考到重点高中的运气,一份到高三最后一个月才开始努力学习努力做真题曾经全班倒数还能顺利考上本科的运气,一份毕业就投一份简历却也能顺利被录用的运气,一份没想过要挑工作却有幸遇到个让我受益良多的台湾老板的运气,一份曾不愿意被派去外包却最终很庆幸能够被派过来的运气。

一直很仰慕那些硕士、博士,不单单是因为大学时我早早地就认定自己不是那块料,也因为觉得能坚持再读几年书实在是我很难做到的事情,也因为大学没有好好学习。总之觉得这些人都具有着比自己更多的知识,更强一些的能力,更。。。

但持续地看到许多的高学历人士做出许多不靠谱(KaoPulity)的事,让我觉得非常的失望,也感到有些迷茫 — 为什么呢?也因为自己目前的发展好像还可以,有得到一定范围的认可,让自己心中有些许的飘飘然,想要找到一个理由告诉自己我完全可以做得比他们更好。事实上,我觉得中国的硕士整体质量不高,是有一些深层次原因在内的。

从很多公开的数据可以看到,中国的大学在学术研究上的成就向来不高。从大家的口碑中可以得知,大部分或者说绝大部分的研究生是被当作苦力在用,导师们更多的是让这些学生们去从事项目开发,为他们自己公司或是从别处公司接过来的项目干活,而并没有多少真正的在干研究性的活,也即真正的在做学问的,少。而那些教授们,也鲜有钻研师道的,多是迫于各种资格的需要,写论文,呃,也许应该说是抄袭或拼装论文吧,来评各种级别或职称。在这样的一个大环境下,我们如何期望它培养出许多合格的硕士呢?

即使是我自己身边的同学,也有许多人仅仅是期待着通过获取硕士或博士学位,进而可以谋求更高薪资收入的职位。而一些女同学更只是因为觉得无法找到工作而读研,之后的期望也多是希望在学校里继续的待下去做老师,硕士文凭多数时候只是这样一个职位的敲门砖,他们是否真的具备从事教育工作的能力,我想我要打上一个问号。没有实践做基础,纯理论的纸上谈兵的话,教授这种知识,培养的学生也许会从思想上就走错了方向。

但我们不能简单地将责任就放在这些学生或是导师或是学校的身上,人们生来就会自动地去适应周遭的环境,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通常要看看其所处环境带来的外部激励。以我所知,中国初期的几批大学生如今大都官居要职,或者干着一份不错的事业,无论从名还是利角度来看,知识都可以说是力量。政府慢慢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希望要提高全民文化水平,许多年来都致力于达到这一目标,而大学的社会化也是其中一步,在集中国家力量处理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时刻希望藉由市场经济的力量实现资源合理配置。这样的初衷是很不错的,遗憾的是市场同样适应了我们那扭曲的学历培养路径。在初期,外企因全球战略的需求和一贯作风,追求高学历人才,使学历市场溢价。而后,又因为国家机关铁饭碗对于高学历的追求,当然也是因为政府和人民希望提高管理机构的整体知识水平,进一步做大做热了这个市场。然后呢,不止学校,学生也是趋利的,自然更多的人会去追求高学历,数量一多,监控机制跟不上,滥竽充数的也就多了,这些用人单位从中遭受损失的可能性增加,反馈回来就是对市场上的学历信任度降低,但又苦于找不到其他确保人才能力的机制,那么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拉低市场价格,当谋求学历差距带来的收入提升低于提高学历所需要花费的费用、时间、精力等各种资源的时候,市场经济自然会进行调整,减少供给,提高现存供给的质量。不过在中国,情况特殊,整体教育水平仍然有待提高,对于此等人才的大量需求压过寻求质量合格的呼声,价格没有起到应有的调节作用,结果价格低,质量还是低,数量却持续增加。结果我们就看到,硕士越来越多,抱怨硕士生工资低的也越来越多。

再来看硕士文凭的作用。我想如果一个本科生开始想念硕士文凭的话,大致不会超过这样几个需求,要提升的某个职位要求必须是硕士以上学历,硕士文凭相比本科有更高的收入预期,硕士文凭是某些组织或职位或机会的敲门砖、基本条件,等等。也即是说,与学历提高正相关的是经济利益或社会地位的提高。这样,也就不难解释为何“买文凭”之风盛行。从经济角度看问题,获得硕士文凭只是为了未来更高收益的话,那么在可能的几种选择中,至少有两种 — 自己读出来,以及买文凭,哪一个的的性价比更高,在当下的中国更高,我想,显而易见。一个违法成本较低的国家,肯帝是买文凭这种弄虚作假(做得好的甚至弄假成真)的手段其成本低廉(时间和金钱的开销以及成功率,和自己读书比较,要考虑到买文凭的多是没这个水平读出来的)、见效快,那么更注重经济和社会效益的某些人群,又怎么可能去选择那结果未知、投入巨大、时间长度超级长的自己读书呢?这也正是为什么那些官员或是商人们会热衷于买文凭的原因,因为由本科到硕士的提升带来的可能就是职位的提升、合同的签署、收入的增加等等好处。

当下的世界里,我们用金钱作为衡量财富的单位,也是我们生活的根基,那么就无法避免人们逐利的本性。如果一个机制本身无法惩戒或是减轻这种逐利的行为,必然会导致某些原本用意良好的政策无法生效甚至误入歧途。

About Kaveri, Yi XU

Agile Coach & Consutlant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我的情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