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网友关于中西医的亲身体会

还是前面关于中西医的讨论,有位朋友(ID就不写了)讲述了自己的亲身体会,感觉颇中肯,有些感动,觉得需要载到自己博客里来。

链接也不给了,之前就有。。

======
很多否认中医的人,碰到成功的案例,就说这个是编的。

如果实在证据确凿,就说这个是蒙的,是不治而愈,有没有中医都一样。如果真的碰上真有本事的中医,就说这个别人学不来,所以不是科学。反正他们是认准中医不行。

我们家不是中医世家,但是出过两个中医。其中一个,还是95年过世的。这两中医,一个是我高祖父(祖父的祖父),一个是他的侄子。我这两个长辈,一辈子都在家乡行医,但实际上也不是职业医生。老家也多少有些田产,根本不用靠诊金过日子,而且救治的病人,也多是族人。高祖父平时就每隔半月到带上侄子到各处走一圈。真的治病不多,给老人诊脉开方子调养的居多。再加上高祖父平生谨慎,根本不敢下重药,因此在老家名声虽好,但是医术方面,并不很出名。不过从来没有人会说我高祖父是庸医,或者骗子。因为我高祖父,平生下过两副重药,从阎王手里抢下两条人命。

一次是高祖父30多岁的时候,出游湖南。一次路过一个镇子,碰到一个病人。当时那人已经人事不省,家人已经把棺材都停到大厅里了,就等咽了气办后事了。高祖父是郎中,路过不能不管,也就进去了。病家百般求救,高祖父也有言在先,不一定能救下。于是开了一副猛药,撬开病人的牙关灌下去。当晚就醒了过来。高祖父又停在那里为他调养了小半个月,才上路。

另一次就更真实了。是自己的本家弟弟。当时高祖父已经50出头了,这个弟弟才18。也是病得人事不省。结果长辈发话了,无论如何也要试试。虽说大家都清楚是死马当活马医,但毕竟是自己的弟弟。高祖父愁得一晚上没睡。斟酌再三下了一副药。结果把人救活了。

这两个故事都不会是假的。病人人事不省,也不至于不治而愈吧。不知道反对中医的要怎么说。

至于他的侄子,医术可能比高祖父更强。这人外号大炮羊。广东人把喜欢吹牛的人称为大炮,外加属羊,因此得了这个外号。论辈分,大炮羊比我爷爷高了一辈,但年龄只大5岁。他小时候跟我高祖父出诊,耳濡目染,到我高祖父75岁过世的时候,他30不到,已经开始独立行医了。我母亲对他医术的评价非常高。原因是两件事。

其一,我母亲怀我的时候,跟父亲会老家。刚一见面,他一把抓住我母亲的手腕。人家是爷爷辈的,我妈妈虽然不太高兴,也不好发作。但是还没等我妈妈说话,他就跟我爷爷说,是个男孩。

其二是95年4月的时候,家里收到一封信。信里说,过年的时候,这个大炮羊给我爷爷把了把脉,撂下的话是"脉成老相,就是这半年的事情"。结果当年7月,我爷爷过世了。我爷爷是善终。按照我叔叔的话,上午还拿着苍蝇拍在赶苍蝇,下午就躺下了。等到掌灯的时候,就去了。

顺便说一下。这个大炮羊本来想收我一个堂姐做徒弟。结果堂姐考上北京化工学院之后,这事就完了。他比我爷爷早走两个月,于是我们家的中医也就到此为止了。

西医对中医的这种恶劣态度,让人联想到当初李森科对基因理论的打压。其实没有人用枪逼你去看中医,你不信自可以不去。中医的行医资格要由西医决定,这个本身已经够不公平的了,还要这样打压。到底是因为中医真的不行,还是利益纠纷,很耐人寻味。

About Kaveri, Yi XU

Agile Coach & Consutlant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增长见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