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球队(大学)

大学,我的球队无非也就是班队,系队/院队(就一个系,也无所谓系队院队的),校队,还有就是分院杯的时候,作为外援参加过几个球队.
 
校队,刚进学校,参加新生杯,这个历史上足协用来考察新进的球员的杯赛上,我也算大放异彩了一把,给未来的队友和当时的足协主席留下挺深的印象,更是在班级里竖立起自己的权威.踢球的第一感觉就是浙江的水平果然是差,连我这个在家乡只能踢踢后卫的家伙,也可以带球胡冲乱撞地过人射门,在后场的防守更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hr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四分之一决赛的时候,我彻底的防死了他这个球队的核心人物,而我们则挺进半决赛.而一直在考察球员的xl也对我有深刻的印象.而班级,一块踢过几次后也足够大家认识到我的能力,自然而然就被大家推举为队长.
 
还记得那年,我在寝室,忽然听说有人找我,据说是高年级生,诚惶诚恐地赶紧赶去,原来是xl亲自送来校队队服,欢迎我加入校队,嘱咐我多多努力,让我颇为感动,一直到现在对他都有一种知遇之恩的感激之情.想想当时还是蛮风光的,毕竟足协主席亲自来邀请你加入呢,自然和hr是没得比的,这个牛人,一直都是浙江省队级别,刚进学校,教练就主动去找他加入,还立即将队长的重任委于这样一个大一的新生,号称该教练曾经是中青队球员,之后做教练执教过hr,看来应该是有老交情的.
 
校队里,作为新人的我自然是没有什么话语权的,我也安分守己,好好的做自己的新人.在工程学院的那场对阵工大的比赛记忆中应该是我代表校队出场的第一次,比赛中,对方有一个大脚高空球开过来,被我头顶,顶回去比他脚开球还要远,被当时队中的核心中后卫zy称赞一把,连夸好样的.
那届比赛,是一个友谊赛性质的小循环联赛,我们最终获得第三的名次,记忆中也是我在校队里获得的最高名次.之后大家拿着那800块钱说是要去庆祝一下,就在学校旁边一个小饭馆聚餐.席间,尚显腼腆的我想想怎么也该敬敬前辈,就举杯敬酒,小插曲啦,被他们起哄说要喝一瓶,犹豫片刻答应,却发现这个zy实在不是一般的厉害,普通500多ML的啤酒,咕咚咕咚两口就解决得一干二净,不得不俯首称臣.那时的我还一点也不知道球队会有内部小团体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当时其实hr才是队长.
 
我和hr是同一个分院,院队的比赛不可避免的我们会在一个球队,而我由于比较积极地在组织各个班级的球员来参加院队,顺理成章地坐上了队长的位置.而hr,想来在校队反正是队长也就没有想法和我来争区区一个院队的队长了.但是他毕竟实在是能力突出,很多时候是可以一个人决定比赛的,我对球队的管理也就像是有一个隐形炸弹放在身边一般.hr此人看来家教应该是不错的,为人也比较随和,在院队就只管埋头踢球,不在球队事务上插手,也给我省去不少麻烦.甚至可以说他是坚决地支持我,也因为在某种程度上,他似乎并不太认同院队里除开我之外那些球员的能力.
球队的管理并不容易,如何可以服众是一个难题.如果本身没有过人的实力,拿不出像样的成绩,又有许多反对者的话,下台就会是迟早的事,不过还好,这个院队队长的位置我一直坐到大三.大四之所以没有继续,是因为我们搬到新校区后,我们大四的兄弟就变成了少数派,不得不服从大三那个院队队长的安排,大家其实相处得还不错,不过这是后话.说到这里,得老实的承认我也培养嫡系,没有办法,实在是不清楚其他班级的球员,他们的特点,某一次的发挥欠佳是状态不好还是真的就能力不行,于是很多时候就只能依赖一直以来都和自己在一起奋战的兄弟,毕竟他们的能力自己是清楚的,而且作为一个队长,成绩也是自己威信的来源,要是总也拿不出像样的成绩,球队迟早要闹翻天的.
 
说到院队,不得不提一下信封.信封是我的好哥们,男人可能不太喜欢说死党,我的死党不多,也不少,信封算一个.信封其实踢球是蛮细腻的,脚下技术不错,在他们自己班也是中场核心的位置,99级的师兄.当时的我,一个是私交,一个是想要有个好朋友来帮我的球队,一心想要吸纳他进入院队来做中场核心.我自己是后卫,虽然我相比球队其他人的能力,可以踢球场的任何位置,可由于球队防守的考虑我被限死在中后卫的位置上不得动弹,也是希望信封可以帮我梳理中场.比较遗憾的是,到最后信封没能帮上我这个忙,可能有一些原因吧,不过现在我也回想不起来了,有部分的原因是sjj也是踢中场,也是属于进攻防守的组织者,也就是中场核心,两个人有位置冲突.另外一件比较遗憾的事是,有次信封帮我们踢球,结果在一次拼抢中把手指甲完全的踢掉了,看到我的时候,他还没有发现,还冲着我憨憨地笑,呵呵~当时真的觉得很内疚,挺对不起的,还好后来去医疗室包扎包扎没有什么事.
 
不过院队的管理还算比较轻松,毕竟不同班级的兄弟交往不太多,很多时候都是足球场上踢球交流,或者平时串串寝室都不多,于是可以说自己的权威完全来自于自己踢球的能力还算挺强,至少在院队里算是翘楚,而本人的行事风格是喜欢一团和气,所以也还没有什么强烈地要来推翻我队长地位的反对派,呵呵~
 
而班队,管理起来就要麻烦很多了.班队的兄弟都是每天上课,下课到寝室,都会碰到的,彼此实在是知己知彼,而且学生更多的是要学习,于是球队里的地位也一定程度上受到学习成绩排名的影响.球队里的小团体,大体上是由寝室为单位自然形成的,毕竟平时踢踢玩,一般都是叫上自己寝室的一块去,那么默契程度也当然要比和别的兄弟要高.可稍微不幸的是,我的寝室,踢球的本来就少,8个人,也就ngz和我两个人踢球.ngz踢球其实不在乎太多的东西,只要自己踢得开心,其他的都不是很在乎,所以跟什么人一块踢,踢什么位置,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事.而我,因为校队的缘故,以及班级里踢球水平的缘故,更多的是和一个老乡zlc,还有就是那些校队的朋友们一起去踢,也就显得和自己班级的兄弟拉开了距离.这也是我后来班级里队长地位变化的一个原因,缺少自己忠实的支持者,力量不够雄厚.
 
毕竟我也只是个学生,虽然如愿以偿做了队长,足球上,我是老大,因为我的能力比大家高出一截,可离开足球,比成绩,比玩游戏等等别的东西,我不算啥.这些考虑也决定了我的管理风格是求和,强调民主,更多的是征求大家的意见,而sjj他来自广州,南派细腻足球,对阵型以及足球比赛的精神等有不错的领悟,我多和他商量球队的事务,也比较重视他的意见,很多时候也直接依赖他去处理一些事情.sjj的寝室,其实可以说是足球寝室,本来就会踢球的,就有4个,也是我们班队主力成员,而另外的,一个可以凑凑热闹,一个自己踢踢玩的时候还能凑凑场子,而另一个作为新手加入球队,在左后卫的位置上发挥了自己的特长,中规中矩.班队里真正能踢球的,也就10个不到,主力阵容水准的也就刚好一个8人制比赛,所以可想而知,到后来,我的话语权渐渐旁落,一是我自己没注意去维护,二也是确实sjj有着太强大的群众基础.我已经忘记了后来班队的管理权和队长是怎么以及为什么换到sjj的,但是我清楚的记得,在那之后,我常常用来自嘲的一句话就是"我不做队长,咱是是球星,要做精神领袖."
 
班队的经历里,记忆最深刻的一次冲突,是我和ltw.其实我很少和人发生冲突,但那次,我们也许是在足球理念上有了大的分歧吧.ltw是一个颇有表现欲望的球员,我愿意用篮球高手里面的阿福来比喻他,大多数时候都是任劳任怨的,而且确实对足球有着热情,只是偶尔有点点头脑发热,喜欢来点即兴表演,玩点小技术,小花活.踢着玩的时候一点问题都没有,增加观赏性嘛,大家踢着也开心.可问题就是有时候即使是比赛中,关系到胜负,关系到一些荣誉的时候,他依然会玩那些颇有点华而不实的花招,在我看来就是伤害了整个球队.我一直致力于培养的球队气质就是,拼搏到最后一刻都不要放弃,要勤奋刻苦,也要磨练自己的创造力,踢出既兢兢业业,也有灵感闪现的足球.如果全队都在奋力拼搏,你却不停地玩技术,浪费大家费力拼抢来的机会,自然作为队长的我会有些不满了.所以有时候我会限制他的上场时间,有时候是替补上场,但更多的时候我并不愿意浪费他的能力,毕竟他对于我们班来说是攻击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更多的时候他都是首发出场,发现他开始卖弄个人技术的时候就会被我警告甚至替换下场.足球上的争执不影响我们的友谊.很久没有联系,听说他现在去了UT,不知道状况如何,挺聊得来的兄弟.
 
管理一个球队真的不容易,很多困难都有些不太记得清楚,其实有很多琐碎的事情都是一个球队管理者要考虑的,像有的兄弟因为自己发展的需要,可能决定不踢球了,因为他想要把精力放在考研上;有的兄弟也不想踢了,因为觉得有点点功利,自己想要的是随意性的踢踢玩,享受懒散的足球,条条框框限制太多,约束太多的足球不喜欢;也有的兄弟不想踢,很简单,就是不喜欢和别的某个或某些人一起踢;有的也不想踢,是觉得自己不被重视;太多太多你作为一个普通的队员所不会去考虑的事情,队长却要一一负责到底.得益于我队员与队长的两个身份,所有的一切我都体会到了.
 
校队,大学四年,我都在里面,并不全,大一是新生杯之后,第二学期我加入了校队,而大四的那一年,基本上是靠我自己去争取,zj将我纳入校队阵容,和hr还有其他几个老资格球员一起带带下面几届的小家伙.期间,经历了好几届不同的校队阵容,其核心成员分别是不同的一拨人.
 
大一,xs和zy他们才是真正的老大,足协在他们控制之下,而校队也大部分是他们同年级同一拨玩的人,hr虽说被立为队长,其实却只有相当弱的话语权,要靠老胡给他撑场面的.
 
大二,xs他们慢慢地淡出球队,主要是因为他们也大三大四的接近毕业,各有各的事情要忙,来参加球队的就少了,于是我们级和99级的兄弟们就占据了球队的主力阵容,99级的人在那时候掌控着足协,我们2000级的自然就是球队里的苦劳力啦,说话有分量的是他们.
 
大三,xzj他们那批人开始实际地控制着球队,战术安排,人员安排,hr也许是习惯性地做着老好人的角色吧,通信的人多,于是也就慢慢地开始可以指定上场球员和战术指导了.
 
大四,我们这个年级的人觉得世界好像突然翻了个翻,曾经我们在老校区是呼风唤雨,到了新校区,人家根本不在乎我们这帮人,人家的校队也组织地好好的.要加入,自己去找队长找教练谈.于是,大三的时候,我们这批球员大多数就开始淡出球队,毕竟大四了也有很多事情要做,考研的考研,找工作的找工作,剩下我这样的足球痴迷者还有hr这样的必不可少的球星级人物,还坚持在校队的阵营.
 
大学里,我的球队生涯,很丰富,发生的那些事情,和背后的故事,也许一五一十地全部写出来,我都可以出本书了,呵呵~希望这一切的经历现在都转化成我前进路上宝贵的经验体会,毕竟一定程度上,这些经历也算是我体验了一把管理者的位置,思考和为人处事. 

About Kaveri, Yi XU

Agile Coach & Consutlant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兴趣.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