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带着满腹的心事

24日晚11点11分,飞机抵达杭州萧山机场,我的春节也宣告结束。
 
带着满身的疲惫,我取好行李急忙赶赴外面的民航班车,前往回家的路途。穷乡僻壤里交通不便确实很难受,首先居然只有要么早上8点要么中午12点多,要么就是晚上9点15的飞机,可我们与重庆相隔300多公里,至少也得坐5个小时车。为了保证不会误机,加上似乎客运公司和万县在高速公路问题上有矛盾,对目前开渝线路到底要花多少时间没有个底,很担心怕不能准时搭上飞机,保险起见选择了坐上午10点的班车。于是俺早 早的在下午4点刚过就抵达了机场大厅,9点钟的飞机呀。。可把我给等惨了。。
 
回顾下今年的春节,感觉上过得还是蛮充实的,唯一的遗憾就是外公的身体看来真的是太虚弱了,如今基本上已经是无意识状态下苦苦支撑。
 
由于请了年休假早早回家,还赶上迎春杯的比赛,呵呵,不过我没有上场。有时间原因,也有其他的原因。如今的迎春杯已经越来越差,水平逐年下降,观众越来越少,场地也越来越冷清,变成了少数人的游戏。今年据说是老城举办的最后一届迎春杯,马上老城拆迁体育场也要搬到新城区,明年可能要暂停,可到时候真能继续这个传统?谁都心里没底。原本把大学校队的球服带回家,就是想踢踢球,原来2000的兄弟们有部分也是和部落狼的几个合在一起组成球队参加了迎春杯,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每当想到要去跟他们说搭伙一块踢的时候,心里就不停地劝自己放弃。我只想纯粹的踢球,锻炼身体,享受足球,在球场上就只有竞技,场下就各干自己的。现实却是,足球在我们这个年龄段,这个老油条的时段(相对于那些还在学校的家伙而言),踢球已经不象是大学刚读时那么的血气方刚,踢球,不过是找几个好朋友一块运动运动罢了,完了再一块吃吃饭,搞搞别的活动,培养一下感情,多愉快~我很明白,和我水平相近的人不少,毕竟我这样的体力,超过我的人一大把,人家凭什么就要吸纳你?但他们中有若干好朋友,而其他的也许点头之交足以,不想为了踢场足球而去强颜欢笑。倒不是说他们似乎逼着人干什么,只是我比较闷,不太喜欢开口,不够活跃,这,于他们这帮家伙而言,实在是太不合群了。
 
于是我选择做观众,满怀期待地准备观看一场高质量的比赛 - 回家第三天他们踢第3、4名决赛。没想到的是,场上场下的一切,让我很失望,甚至可以说不止是失望,因为他们演出了一出闹剧。比赛在他们和星球之间展开,开场的阵型就让我感到吃惊,印象中许多人都没有站在自己最擅长的位置,1米9的中后卫站在后腰的位置,中后卫上却是一个很矮1米6左右的中前场球员。。。而守门员的装备和架势一点也没有让我感觉到他是来参加一场足球比赛。。。
 
开场,似乎一切还正常,大家互有攻守,然后不记得是怎么一个机会,星球进球了,1:0,部落狼落后。可他们丝毫没有加强防守的想法,两个边后卫形同虚设,阵型整体前顷,大有全线压上奋不顾身之势。接着就诞生了许多让我感到哭笑不得的进球,星球的球员常常可以轻松地边路传中,进攻中常常是4打1、5打2的态势,最让我吃惊的是守门员不再做出任何的扑救,对方的前锋队员完完全全就是在对着空空的球门练习射门。2:0,3:0,4:0,比分不断上升,然后在一片嘘声中,裁判提前吹响中场哨。
 
下半场开始,看不到有任何实质上的变化,他们似乎还是没有准备认真的进行比赛,双方也踢得越来越散漫,部落狼也攻入了一个还算精彩的进球,将比分扳成了1:6,但转眼对方又空门得分。。然后,奇怪的事情发生,双方球员全部聚集在中圈附近,部落狼2名球员簇拥在一起,开球,直接带球向前突破,星球队员试图阻拦但没有成功,到了禁区,射门!星球的守门员似乎完全没有看到皮球过来,于是部落狼将进球数增加到了2。再来,却还是交给了部落狼继续开球 ,于是。。再次重演。。星球的队员甚至干脆站着目送前锋们带球前进,面对守门员,前锋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打出一记软弱无力的推射,这个守门。。却做出一个非常夸张的抬脚轮空的假动作,还假装回头追赶,然后抱头为失球遗憾。。。
 
看台上狂叫“吹了!吹了!”,大部分都是知道内情的家伙。原来他们找了裁判来充当摆设,然后决定要踢点球来决胜负,只是没想到事情发展这么的戏剧化,只能用这种方法来让部落狼追平比分以便进入点球决战。。。
 
难道这就是我喜爱的足球?它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这么的陌生。比赛中,部落狼的牵头人不停地和身边的人聊天,十分吵闹,而从他们的交谈中才发现原来他们有人设赌,买外围,赌比赛胜负,名次归属。我再次心寒。
 
在开县的bbs上,他们总是抱怨开县的足球环境越来越差,而现在我想这根本就是他们自找的。他们将足球变成了小众的运动,各个球队的成员通过相互之间交错的人际关系构建了一张足球关系网络,所有的自己人都处在这个小圈子里。当发生冲突时,圈子内的人可以通过谈判、妥协、人际交流来达成一致,而圈子外的人则注定要为不懂游戏潜规则而付出代价。问题是这样的足球模式,只需要自娱自乐的时候完全行得通;但当需要观众,需要上级相关管理部门关注时,它就显得非常没有效力。观众要看满足自己口味的漂亮的比赛,默契球或时懒懒散散的攻防根本无法吸引观众;而小圈子内的黑色潜规则则阻拦了那些出于其他目的(比如健身)而踢比赛的球队来参与比赛,他们需要公平竞赛以及认真对待比赛的职业精神;而投资者或者上级部门更多的则是考虑收益,当然,这些球队的赞助方其实根本就是某些球员的富裕家长,他们根本不在乎投入和回报,可上级部门已经越来越明显地表现出对这项鸡肋赛事失去了兴趣。
 
套用一句不知道是什么人说的话,似乎是名言吧 - 你脱离大众,则终将被大众所抛弃。如果开县足球届的各方人士无法在此问题上达成共识,并拿出切实可行的改进措施,这样的颓势必将延续。
 
春节第二个大件事,便是走亲访友。年前趁着多数同学还没有回家,跟着家人着重走亲戚,拜访老人家和那些好关系的亲戚,还好这不用使劲喝酒或者是大鱼大肉的吃。年后,同学们陆续归来,聚会也渐渐增多,“干杯”和“吃”也成为最常听见的词语。以往我总是会控制自己,不要喝太多酒,差不多的时候就基本上不再喝,可今年春节见到了许多真的很少见到的儿时好友,实在是无法控制自己,一杯接一杯的干下去,这头也一点一点的晕起来。年少好逞强,仗着自己过去还有几分酒量,我从来都是举杯就干,而且是喝快酒,也许就是这原因,我很快有了醉意,但还有意识,可以控制自己的举动,不知道这算不算已经醉了。。这醉醺醺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头发胀不说,总有一种反胃的感觉,吃进去任何东西都觉得难受,即使是稀饭也觉得胃里犯恶心。酒肉的摧残导致我在离家前肠胃彻底投降,上厕所直接就是排出鲜红的血,现在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
 
表妹今年把男朋友带回来家,大姥他们一直不置可否,我们也难以探听他们口中的虚实,更不好胡乱发表意见。只是私下里,我不太喜欢这个男人的一些习惯,比如说他会自顾自的抽烟,在一个基本上都不抽烟的环境而不先开头咨询他人的意见,又或者根本连个散烟的架势都没有,连这个基本的礼貌似乎也忘记了,等等等等。可毕竟要和他一起的不是我,妹妹既然已经选择了他,我也不好说什么,大姥他们语气里让我感觉他们似乎还是挺满意这个男孩子,那我也更没有必要说别人的坏话,更何况这只是习惯,我不喜欢的习惯,也许别人正认为是难能可贵的品行,或者那是他所在的行业他所做的工作所要求他具备的生存技能。他们的选择我不care,可他们的回来给我带来了压力,家里的长辈们都转向来开我的玩笑,问我何时才能带着女朋友回家,连什么祝愿啊新年祝福的都要往这上面靠,我无语。。
 
再来是外公,06年下半年,妈妈就一直跟我说外公外婆的身体不好,今年回去外公的情况更加的恶化,而在我返回杭州的时候更完全成为了一个可以称得上是生命垂危的老人。外公是一个坚强的人,当年靠着他微薄的收入,扶养大这4姊妹,只是到了晚年这就变成了子女口中的倔犟。看着外公受苦,子女们自然是心痛不已,可是外公不要打点滴,又晕针,根本就无法送医院,送也是白搭,可他这样高龄的老人,药物已经很难产生效用,其实,他这样子只是在等待时间。听妈妈说,外公之前就叮嘱过,一切从简,坚决不办事,外婆更是要求连骨灰都要洒掉,这两个善良的老人,这种时候都想着不要给后人增添负担。二姨远在成都,听闻外公病情,他们赶紧打车赶过来,照料了一个晚上便不得不再马上坐长途的卧铺车赶回家。
 
最后,我感觉最大的收获是对父母以及家庭关系有了新的认识。我发现原来爸爸很多时候也不是那么的不可理喻,我开始可以理解他的想法,可以设身处地的站在他的角度去思考;我发现了更多的认识我们的大家庭的途径,而不再只是妈妈的一家之言;我开始慢慢地了解到不同年龄和辈分的人不同的考虑,比如说外婆、爸爸和我对同一个人的不同的认知及主观感受。
 
春节,++心情很不好,偶竭尽所能,其他就得靠自己了。。希望吧。。

About Kaveri, Yi XU

Agile Coach & Consutlant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