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的夜,沉沉的思

年幼时,常常为电影中的跌宕起伏惊叹不已,大呼小叫,高喊着正义必胜!一切丑陋的事物都应该消失,世界是只包含着美好的理想。
年长后,在学校,在长辈,在书籍,学习到历史,学习到地理。世界好大,在这个地球上居然有着50多亿和我一样的人类,或老或少,或男或女。他们中,有美有丑,有好人有坏人。
 
年幼时,玩具以及家人的宠爱,是儿时的一切,失去任何一样都无法忍受的。童年的关系简单明了,要么你和我好,不准和他来往;要么你跟他,那就是我的敌人。
年长了,知道这个社会有中东西叫政治,有个词叫做妥协。为了所谓共同的利益,为了在没有分歧的情况下所能取得的最好结果,相互让步。据说这样的过程还有专业术语,叫做“博弈”。
 
年幼时,不知道钱为何物,却知道小伙伴有的玩具,我也一样要有。不明白为什么有的小孩穿的衣服又暖和又漂亮,也有些小朋友穿得比我还要差。也会为了一张不粘贴,一句话争执不休,甚至发誓要绝交。
长大后,发现原来买玩具要钱,买衣服要钱,想要有地方睡觉也要钱,想请朋友玩也要钱。看着别人的奢侈生活,也不再抱怨,谁叫你的收入没有别人高呢,钱多,可以享受到的才多啊。
 
曾经以为,可以和所有的人都成为好朋友。也看到过一句名言,它断定人不可能去取悦所有的人,总会有矛盾的产生,总会有与你不和的人存在。我没有反对,也没有赞同,我只想用实际的行动去证明它的错误。
要发现事实的真相,总是需要不断的实践,不断的去发现,才可能。尝试过要讨好所有的人,强迫自己去接受任何的可能,要容纳不同的意见,首先就要分析他们,再设身处地的去思考,是否这些论点都是合情合理。有时候,对立的发生起源于对同一目标的不同解决方案,分析融合后,达成一个集结各方优点的妥协是很有希望的。有时候,争执的发生却是两个完全的对立面,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很难处理的情况,对于发生争执的各方来说,是不可妥协的,这是一个非正即负的唯一选择。还有很多无法解决的僵局,来自于那些根本不想解决问题,纯粹捣蛋,以报复对方为目的的挑逗。
 
优柔的性格,和细腻的心思,究竟是何原因使我具备这样的特性?知道现在,我依然很相信星座,相信自己是一个典型的双鱼座,也相信血型,O型血的数据早查阅了好多遍,连某月某日出生的某型血的性格分析都看过。你说奇怪不奇怪,科学家们研究出这样的理论,说是可以根据出生的日期、时间、太阳啊星辰的位置、天气什么的东西算出一个孩子的未来?中国古话,人命天定,天生如此,没什么好不满的。
据说有种思想叫做唯心主义思想,接受过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教育的朋友想必都知道,这种思想被广泛认为是错误的,是犯了什么什么不实事求是还是什么的错误。一些有印象的词语,也不知道是否有关,至少我觉得还是有关联的。事在人为,相由心生。。。居然想不出几个来。。。感觉自己可以接受这样的理论,外界对你的反应取决于你自己,除非你自己允许,没有人可以伤害你。就象一种普遍的情绪——委屈。你觉得自己被误解了,自己被忽视了,自己被错误的怪罪了,等等等等。你期待着什么?你期待他们象圣人一样可以洞察世事,可以监视到世界每一个角落?你期待他们重视你,来证明你的存在是有意义的?你期待每个人都可以了解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即使是一个外行或者局外人?
 
想象过把所有的朋友都当做好朋友,自己对他们的“爱”,也许应该说“关爱”都一样的不多不少,都是我最好的最关心最紧张的人物。现实的世界却告诉我们,这,很难!不能说不可以实现,但绝对很难。朋友的数量,在一生中,或多或少都是呈现一个上升的态势,唯一的下滑也就是在人生的最后阶段,那是疾病和衰老所造成的无法抗拒的影响。爱的分量,大致可以总结为是以言语、动作的关怀来体现。经常在一块玩、时不时的聊聊天、危难时刻伸手相助都可看作是增进友谊的方法,任何一种活动所占用的最宝贵的资源就是人的时间,人的一生中最最可以确定的一项参数就是时间。把你的寿命算出来,甚至可以精确到毫秒级,那可是一个巨大的数字,千万别吓着了。把这个数字仔细地分解,你会发现真正可供你使用的时间似乎所剩无几,这早有有心人计算过,我就不再复述。
 
想象你只有本科文凭,那么从小学一直到大学,你的同学大概平均有150个,150个人瓜分你的时间、你的关怀,似乎不太多哦~想象一下当它持续增长达到更加庞大的数目时,你的生活将如何?就想象一下在圣诞,在元旦,在其他可以庆祝或者可以愚弄的节日里,你要是给每个人发上一条短信,或是打个电话,或是见个面什么的,那需要多少的时间?
 
曾经觉得,付出多少,回报也不会少。甚至觉得凡事都和农民伯伯种庄稼一样,有付出有收获,丰收的年份得到更多。
不经意间却发现,在节日里,会收到一些陌生号码的短信或是来电,祝福我节日快乐,或亲自送上问候。也会发现,发出的节日祝福,总会有那么一些朋友,我所看重的朋友,回来一条让人颇为伤感的消息“你是谁?”常常会遇见一个人,总觉得他面熟,却怎么也叫不出名字来,直到他会主动上来打招呼,才发现这个人仰慕过你的球技,或者歌声,或者是你洒脱的行事风格,对你有所留意;也常常会看到一个人,一个自己曾经那么崇拜,奉为目标要奋斗的对象,却难以启齿问候,心里知道,那只是“我认识他,而他不认识我”。
你贵为知己的好友,对于你另一个朋友而言,或许一文不名,不过是他的朋友,你,的又一个朋友而已。你把对方当作知心好友,不代表别人也对你信赖有加。她是你的No.1,不说明她非你莫属。
 
漫漫的长夜,安静又充满创造力,配合着一点点忧伤情绪的调料,淡淡的情感,沉沉的思索,都在这夜里蔓延,它无处不在,从不循规蹈矩,仿佛要打破沙锅问到底,又仿佛时空穿梭跳跃不停,又好象夜空的繁星点点若隐若现。

About Kaveri, Yi XU

Agile Coach & Consutlant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我的情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条 漫漫的夜,沉沉的思 的回复

  1. 卫英说道:

    不错,有感悟!不过年纪这么轻不要考虑这么多,要老得快。呵呵

  2. Yi说道:

    多谢mary姐指点~身不由己啊,很多原因的

  3. Xiaofeng说道:

    ……

  4. lida说道:

    好长…..踩一脚下次看…..嘿嘿…..

  5. Weijian说道:

    的确不能思考太多。男人需要的放松时候放松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