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增长有助道德提升——弗里德曼

在有关经济增长方面,人们普遍持有的观点是,生活水平的提高本身是件好事,但对此无休止的追求往往会有损道德。
 
反全球化主义者以及其他对资本主义持批评态度的人最赞成这种观点,但支持增长的人通常也以这样的方式提出自己的论点。他们认为,增长是值得拥有的,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因为在这些国家,贫穷让人活不下去,但在富有国家,这种情况就没有那么明显了。过了某一层面,对更多财富的追求可能是无用的,并且会削弱道德,尤其是当它会成为其他人和未来几代人的负担的时候。
 
对于这一观点的大部分内容,哈佛大学经济学家本杰明·弗里德曼将毋庸质疑地持同意态度,但他并不认同物质利益与道德代价之间永远是势不两立的。他的新著《经济增长的道德后果》以翔实的历史资料解释了亚当·斯密在18世纪提出,但后来被人忽视的观点。一个社会如果经历了经济增长就很可能没有比经历经济增长的社会更快乐和更成功,即使没有经历经济增长的社会拥有更高(但陷于停滞)的生活水平。
 
弗里德曼认为,有关经济增长的传统思维太狭隘了:忽视了它的道德和政治利益。“生活水平提高的价值不仅在于它给个人生活带来的具体改善,而且在于它如何塑造人们的社会、政治和道德观。”历史表明,财富的增长使人们更宽容,更趋向和平解决事端,更愿意支持民主。经济停滞和衰退往往互不宽容,种族冲突和独裁政治息息相关。
 
弗里德曼解释说,人们的幸福感实际上是相对而言的。他们习惯于任何固有的生活水平,无论是富还是贫。如果他们认为自己的生活正在提升或者比同辈们富有就会感到非常快乐,如果人们比过去的生活要好,他们就不那么在意与他人的关系。如果他们不比过去的生活好,就会更多的关注自己在与他人关系中所处的地位——其结果就是受挫感,不宽容和社会摩擦。简言之,增长不仅带来物质上的好处,还会提升人们的道德观念。
 
——————自己的一点看法——————
毫无疑问,对于当前的中国社会,这种说法简直是屁话。中国的经济增长多少有不正常的因素在内,房地产业的暴利、电信的垄断经营、混乱的股市和期货市场、趁乱打劫的国外企业等等等等。中国,多的是暴富的近代企业家,有着相当的个人魅力以及高素质的企业家尚在少数,更多的是靠关系大捞一笔的关系户、草菅人命的煤矿主、变卖国家财产的国企高官、投机倒把的倒爷们,指望他们道德高尚、清风凉节,给人们做一个致富榜样,无疑于是痴人做梦。
 
相对于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庞大中产阶级,他们生活水平,社会福利高,受教育水平普遍较高,且社会道德约束力强。他们的富人一代大多取之有道,且讲求回报社会,多将所获利益投资于慈善事业。经济的增长,可以比较明显的体现出来,通过各种社会公益事业及相当多的非赢利组织或非政府组织为社会公民服务。

About Kaveri, Yi XU

Agile Coach & Consutlant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爱好.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